官身漫议_兰州新闻网

手机兰州新闻网

128彩票|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128彩票 > 媒体聚焦>来稿选登 正文

官身漫议

2020-03-10 16:13:04 智能朗读:

  助理

  “助理”这一称谓应该是舶来品,出现在中国官场中的时间,不会早于是改革开放,应该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事情。在此之前,好像在正规的官制序列里是没有的(据我了解,现在正式的官职序列里好像也没有)。因为有幸在国企里做了整整九年的助理,期间经历了三任领导的交替,使我对“助理”这个岗位的认识比别人多了许多感慨。

  从字面上看,“助理”就是帮助别人处理一些事情。这种理解,大致说来不错,但也只能说是粗看是不错,但其中的韵味只有做了,而且是做了几个领导的助理的人才能真正了解。我个人的体会,助理,首先要看你在哪里做助理。如果你是省长助理,那就应该是正式的官阶了,应该差不多可以和秘书长比肩了。但如果你是国企老总的助理,那就看你的老板的心思了,因为,国企老总的助理即可上助,离你上位一步之遥,大事小情,领导都高看你一眼;也可下助,让你去独挡一面,替领导解决一些别人不能解决的问题,以检验你是否靠得住以及个人能力是否堪担重任;最差的就是因为体制原因,领导不得已让你做了助理,但从此之后你即无事可理也无事可助,冷菜冷饭冷板凳,能不能成事就看你自己了。最有味道的助理,当然是私企老板的助理了。据我观察,私企老板的助理,也有好多种,有的是为了做生意方便,因此为业务骨干都挂个助理,让客户觉得他是老板身边的人以增加信任感;也有的是真正与助理的本义相一致的,老板给那些确实能助自己一臂之力的人专设这一岗位的;当然也有会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不得已给挂个头衔而便于给确定薪酬的,比如,在十八大之前,许多腐败的政府官员把小三安排在自己管辖的业务范围的私营企业里,老板一般会给个助理什么的,等等。但这些个林林总总的助理的况味,也只有做过私企老板的助理的人才有体会。

  我的九年助理之任,即有助上也有助下还有好像有、好像又没有的情况,事过多年之后,我觉得这都是自己成长过程中的很有意思的一段经历,如果人生能够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还会选择去尝试做助理,因为它会让你对人生有更多的体会,所谓的五味杂陈,也只有在给不同的人做过助理之后才能体会得到。

  副职

  因为做过多年的副职,因此我对副职尤其是国企的副职,当然这也包括我做副职和别人给我当副职的情况,有了许多切实的体会。我觉得,国企的副职,可以用八个字概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然,在这里,我想说,这八个字,本身是贬意的,但明知是贬意还要用,并不是有意冒犯或刻意不敬,实在是只有用这八个字,则能言简意赅地描绘出在现行国企体制下,国企内部高管副职的真实状态。我这么说,对有些人而言,可能有失公允,而事实上,国企高管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非常优秀,而他们所以成了这种状态,最主要的是因为制度性的安排,让他们成了用这几个字反而能最贴切的描述他们的工作状态的一类特殊的人,而这种状态,不但是在我们国企现实当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而且更多的是体制性的无奈,实际上还是个人无法根本性改变的无奈。当然,我这么说,也只是针对那些确实想干事而又无奈被结构性禁锢的人说的;而对于那些本来也就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被李克强总理形容为尸位素餐的领导者而言,现实对他们而言,则是“痛,并快乐着”。因此上,说国企副职“成事不足”,应当是先天性的体制性的原因造成的。这样说,对那些曾经想真干事、想干成事而被现实所困而抱恨终身的人也许会公平些。但我们言语上的公平,实在也无助于副职们在现实中的尴尬与无奈。因为中国的国企,基本上都是一把手体制,党委书记、董事长基本上是一肩挑,他是法人,因此人权(党管干部)、事权(董事长、法人)都在他手上,而上级考核基本是考核法人。有鉴于此,一把手政治是常态。要成事也是一把手领导下的成事,副职不可能独立成事。当然,如果一把手境界高远、眼界开阔,放手让副职们独挡一面、自主成事,则另当别论。通常情况下,一把手的心情是左右副职能不能成事的重要因素。因此副职成事不足是天然的。副职成事不足的另一个原因,畏首畏尾是必然的。一般来说,一个国企的副职往往不止一个而是多个,相互之间存在分工也存在工作的边界,毫无顾忌地开展工作的可能性不大,即便是你想,别人也不会让你随心所欲,他们侍候一个一把手已经够意思了,哪可能再允许一个潜在的一把手存在呢?通常情况下,大家都会各按分工、各守疆界,不会有盲目越界的事情发生,因此,在国企里,副职之间反不如与一把手之间那么容易沟通,因为一把手尽管决定不了副职在单位里的生死(任命权在上级手里),但一把手却能决定副职在单位里的荣辱,因为事实上让副职分管什么工作是有讲究的,特别是对那些热衷权利的副职们来说,这至关重要,因为他们知道,上升为一把手的空间已经很小了,把握好当下更重要 。因此我们经常会看到,一把手要办的事,大家都会一呼百应,但副职们提议的事,如果事先不是一把手同意的事,基本上就是风过耳。这就是说副职们成事不足既是先天的也是不得不认命的事。当然,有些副职不会干事不想干事不愿干事的情况,自当别论。

  所谓副职们“败事有余”(在这里我想说,我用这个词完全是对事而言,无关有关人等的人品和修养),这倒不是必然,但也是大概率事件。因为在中国,权利是地位,也是一个人的面子,有了地位之后没有比面子更要紧的事。人一旦有了地位有了身份,面子往往比事情更被人看重。当了领导,特别是副职,他们比主官更看重在下属面前的面子。我们经常会看到这种情形,一件在单位里人人皆知近期要办的事,到了分管工作的副职们的手上有时会莫名其妙地被留置,为什么?奥妙无穷。副职们一般都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的,一旦上位,这个时候,散枝张叶,舒舒筋骨,大事小情,懂的不懂的都有了表达意见的机会,也是自己权利的象征。他们和一把手或主官的关系,名义上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而实际上情况要复杂得多。在现行体制下,主官和副职,多的时候不是长期在一起共事的同事,更多的是从不同的渠道凑到一起搭伙过日子的人。人的出身不一样,成长的环境不一样,提拔的机缘不一样,上位之后的心气也大不一样。同样的事情,遇到心气不一样的人,看法自然各异。有顾大局的,自然以大局出发对事物进行考量,有想标新立异的,自然希望自己能在各种场合下都能被重视,也有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自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因此上,一把手虽然可以拍板,但副职们可以以自己心情决定怎么说、如何做,毕竟是国企,民主集中制是组织原则,一把手也得要遵守,而且在重大问题上的相对一致,对组织、对一把手至关重要,既要民主又要集中,这是原则也是艺术。即便是一些通过大会小议定下来要办的事,副职们也会以各种方式来体现自己的存在感。每当这种时候,副职们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情拿捏一把手,你对副职不薄,自然让你舒服,要办的事,刀下见菜;你平素对大家不厚,我当然可以刷刷存在感,耍耍小脾气,让你想办的事一拖再拖,让你不痛快,让你在群众中的印象是说话没份量。当然,等而下之的,是那些不安分守己、心怀叵测的人,有时候他们也会不失优雅的给主官点眼药、上小菜,让主官们头疼、心烦。这样的人少,但永远不会没有(也幸而少,如果多的话,单位里就会永无宁日了)。经过多年的历练,其实副职们很多都可以当演员了。我从2001年初任总编辑助理开始列席单位的党委会到后来任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到参加集团公司党委会,期间见证了四届班子的一把手和班子成员之间在面对大事小情开会时现场的各种情景,到我写这段文字为止,我都觉得看大家开会,有时候倒像是欣赏北京人艺的话剧一样,主角和配角之间的不经意的灰色幽默,使得舞台充满了魅力。

  其实,不论国企民企,一个单位风气的养成,特别是领导班子工作作风的养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把手的统御能力和以身作则的垂范作用,正人先正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上率下,能做到此,一个单位的风气自然正气上升邪气下降;如果一把手身不端、行不正,上行下效,风气败坏只是时间问题。这正如古人所说“源清则流洁,神圣则刑全。躬化易于上风,体训速于草偃。”(水源清澈,则河流清洁;精神振奋有力,则身体健康。身体力行的效果,很容易崇尚风教,而亲自奉行的影响,则比野草倒伏的速度更快。)

  软副地,硬正处

  处级,在现行的官职序列里是居于科之上局之下的一级,正规的叫法是县团级,是众多中央红头文件的最低接受单位。在中国现行的行政管理体制中,处级亦即县团级,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关键岗位,军队编制中的团一级一把手,地方建置中的县委书记县长属于这一级别,而中央各部委司局之下、省级各厅局的处长以及其他有级别的地厅级单位的中层一把手,都属于这一级别。因为其位置处于承上启下的关键,因而官场上曾经有“软副地,硬正处”的说法。这个说法源于何处、出于何地,不知道。但它在现实中是确实存在的。我个人的感觉。这个说法的来源,是中国的现行机关企事业单位的组织结构中都是首长负责制,即一把手负责制下自然派生出来的。处级归厅级管,但真正能决定处长命运的却只有厅长,副职虽是上级却无实权,处长虽是下级但却有权自主决定一处处务。在一些有实权的地方,大家宁要有权的下级一把手,却自愿放弃无权的上级副职。而现实当中也因此产生出许多耐人寻味且回味无穷的事情来。有些深谙官场之道之人,他们既要享受升级的荣耀,也不放弃下级的实惠,这种人往往被群众形象地叫做手伸得很长的人。为达目的,他们驾轻就熟的办法就是在下属部门中培植忠于自己的势力,更为隐蔽的则是在下属部门中安插亲信,根据自己的需要制造事端,从而不断给自己制造掌控大局的机会。当然,最直接也最有效的莫过于扶持傀儡。许多不甘寂寞的领导或者渴望权利的领导,大多会熟练地使用这些方法,以便更为便捷地展示自己高超的领导艺术。在中国的许多单位里,特别是那些长期闹矛盾、矛盾比较多、上下不和的单位里,除了一把手个人品行、统驭能力造成的问题之外,更多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东西,是单位里某些人因为“上面有人”而敢于做怪造成的,这也是造成许多单位领导之间矛盾不能得以根除的重要原因,以致于成了职场江湖里一大景观。

来源: 陈泽奎

关闭
搜狐彩票 瑞祥彩票 天津11选5 齐鲁彩票 澳彩网彩票注册